首页 > 资源共享 > 论文随笔 > 论文随笔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的启发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的启发

     古斯塔夫·勒庞 (Gustave Le Bon 1841.5.7-1931.12.13),法国社会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有“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里”之称。1895年勒庞大众心理研究著作《乌合之众》初版,在此之后的26年中达到29版,至今还荣登各大好书榜。学术界对此书予以高度评价弗洛伊德认为勒庞的《大众心理研究》是一本当之无愧的名著,他极为精致地描述了集体心态。美国社会心理学大师奥尔波特评价道心理学领域已经写出的著作中,西游影响者,非勒庞的《乌合之众》莫属。美国社会学大师墨顿认为勒庞的这本书具有与持久的影响力,是群体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文献。

勒庞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所描述的群体具有传染性,易受暗示和轻信且易冲动易产生群体暴力。当然,在一定情况下,群体也可以树立崇高的道德典范,对个人起到道德净化的作用。校园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组织,承担着具有特点的传播功能,即教育功能。小学校园是一个个体第一个接受系统教育培训的场所。小学教育首先是要启发一个群体尊重生命。

感染理论在勒庞的《乌合之众》一书中被提及。该理论认为,激情和情绪传播的增加,会使得群众的无意识思想通过一种神秘屋作用互相渗透。暗示的影响使集群心理朝着某一方向发展,导致群体中的成员以相同的方式行动,个人的理性思考和自我控制减弱甚至消失。这种感染暗示行为,在身心发育尚不完整的小学生群体中埋下隐患。

武威,河西走廊,古城凉州,双城是这西部边塞的一个小镇,三万多人。一周之内,同一班级五个小学生连续用服毒的方式自杀,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获救的孩子都保持沉默。央视《看见》栏目推出的新闻调查片《双城的创伤》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生命教育缺失隐患中产生的小学生集体自杀的群体性悲剧。

勒庞在《乌合之众》中举例,无论是纵火焚烧宫殿还是自我牺牲,群体都会在所不辞。一切都取决于刺激因素的性质,而不再像孤立的个人那样,取决于收到暗示的行动与全部理由之间的关系,后者可能与采取这种行动极为对立。

 而这种刺激因素,在这群青少年中,就是显得比“死亡“更重要的“友谊”和“尊严”。在集体自杀事件中,小孙是小倪最好的朋友,得知小孙自杀,小倪也一度陷入了绝望。学校当时正实行家长接送制,23号早上没有家长接送的他被老师批评,于是情绪低落的他回家拿了一瓶敌杀死,在小树林喝了下去。而事件核心人物苗苗的好朋友小蔡在此之前甚至尝试过“手拉手一起笑着***”。

个体不是孤立存在的,在群体中,个人的行为会导致群体发生变化。一个个体是一个网状结构的连接点,如果一个点断裂,周围的三个点必受牵连。在第一起服毒事件发生后,学校也进行了干涉。然而对于死亡是什么,老师们无法向学生解释清楚。甚至有孩子说,老师们说不能喝农药,是因为喝了会得胃病。

2016年年末,《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一文在互联网上大量传播。该文所揭露的北京中关村二小校园暴力事件在社会上引发了人们对校园暴力问题的大讨论。一时间,校园这一孕育人才的“生命摇篮”一时间成为滋生“杀人恶魔”的地狱。学生群体中多数人针对少数人言语和肢体上的暴力使少数人失去了发声的机会。

在小学教育中,尤其是乡村等欠发达地区的教育中,学生甚至老师的生命教育知识极其欠缺。当因为类似群体感染、群体暴力的学生群体性事件发生时,危机公关也就很难跟上。

我们应该给予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多的关注,把他们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同时不仅青少年应该接受生命教育,农村地区的家长和老师也应该进行相关知识的培训,才能更好地倾听彼此的内心,给予彼此更多的回应和帮助。

正如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所说,一个人的一生不应该被一场十八九岁时几个小时的考试决定。教育首先是育人,即育心。教育最基本的是启发一个群体,热爱自己的生命,尊重他人的生命,其次才是传道受业,帮助学生探索一种学习方法,掌握一项技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