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早餐 > 文化早餐

走访芬兰中学,我们从“世界第一”学到什么?

  2000年以来,在对70多个国家的15岁学生的数学、阅读和科学三项能力的PISA评估中,芬兰每次都名列前茅。

    更具颠覆性的是去年底一则关于芬兰新一轮教育改革的新闻:我们的孩子还在上补习班,芬兰人却决定颠覆学校教育,废除分科教学。虽然芬兰教育委员会随后做了澄清——并未废除分科教学,而是将教学重点放在了跨学科学习——但这一目标的前瞻性仍令人瞩目。

    芬兰秉持全纳教育理念,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比在PISA评比中名列榜首更加令人震撼的成就,尤其是联想到我们这两年所做的全球中学考察系列报道:第一站是英国,我们探访了十所最负盛名的公学(Public School),它们堪称600年的英国教育活化石,在历史大宅和黑色燕尾服里践行着一整套绅士养成法则,被传统塑造,也塑造着传统;第二站是美国,选取了美国东部地区排名最高的近十所私立高中,那里是新一代精英的培养高地,拥有上千英亩的校园,全球性的视野和经历,更博雅和多元的教育目标。

    那么,芬兰是怎么做到既卓越又平等的呢?其中的秘诀并非一目了然。我一开始想当然地认为,这背后一定来自高福利社会的巨额投入。但据统计,芬兰纳税人的公共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6%,略低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支出,更低于美国的7.6%;那是芬兰教师的收入更高?事实上,他们比美国同行的收入要低约20%;或者他们的孩子学习时间更长,成绩竞争更激烈?其实不然,芬兰儿童从7岁开始上小学,比一般的国家都要迟;一、二年级学生每天不超过5节课,三至九年级不得超过7节,每上45分钟的课就自由休息15分钟;学校很少考试,几乎不布置家庭作业;学生成绩不进行公开排行,教师和学校也没有与成绩挂钩的激励机制。

    事实上,芬兰教育优越性的答案,就隐藏在它的差异性中,在它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全球教育改革运动的背道而驰之中。仍在席卷全球的一系列教育改革目标借鉴了商业管理模式,例如测验责任制,以成绩为基础的薪资,以及基于数据的管理。波士顿大学林奇学院教授安迪·哈格里夫斯(Andy Hargreaves)认为,美国在过去20年中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奉行这种激素式的教育改革,包括小布什政府的有教无类计划,奥巴马的奔向顶峰计划,充斥着自上而下的干预,市场机制的评价,经营不善的学校纷纷倒闭,新兴学校广泛设置,但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如今,这些政策带着更强悍的决心与力道,换汤不换药地继续执行。

    芬兰则反其道而行之,它的教育体系不依赖标准化课程、高风险学生测验等对学生未来有重大影响的成绩责任制度,而认为学生的内在动力才是促使教育系统巨大转变的必要条件。可以说,芬兰经验更关注平等与合作,而不是抉择与竞争。

    芬兰教育一系列影响因素中最宝贵的,是教师。在芬兰,教师是最受推崇的职业,甚至超过了医生和律师。这不仅是因为收入水平,事实上,芬兰教师的薪资仅略高于芬兰平均薪资,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相当。更重要的是,教师在芬兰文化中是开拓者,关系到心智建设、认同建构,享受着整个社会的尊敬和信任。教师职业吸引着最聪明的学生,而且都具备硕士以上的学历,因为芬兰人认为,教师必须是研究型的,他们有能力学习,才有能力创新教学,教育才会不断提升。也因此,教师被给予最大的教学自主权,在课程纲要范围内,要教什么,怎么教,用什么教科书,都由教师自由选择。

    帕思·萨尔伯格将芬兰在教育方面的独特思维总结为少即是多。他认为,芬兰人在处理问题和创新思维的背后,往往蕴藏着小思维带来大不同的想法,教育也是如此:教得越少,学得越多。传统理念认为,只要增加授课时间和强度,学生就能够有所成长。芬兰挑战了这一观念。芬兰的入学年龄是七岁,每天在校时间更短,家庭作业也采用最少原则,时间很少超过半个小时。而国际比较研究表明,芬兰学生更少学习焦虑与压力现象。相应地,教师的授课时间也较少,从学改善中去,也更能提升个人的专业水平。

    越多元,越平等。一方面,无论儿童在哪里长大,都能免费接受良好的学校教育,接触到高素质的教师,遵循平衡的课程大纲,享用免费的午餐。另一方面,帕思·萨尔伯格说,在1995年加入欧盟以后,芬兰的文化与族群多元成长速度比任何其他欧盟国家都快。为适应这一情况,老师会根据学生不同的能力、兴趣与族群特质授课,以在多元文化与复杂社会背景下维持卓越且平等的教育环境。(推荐/商艳)

分享到: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